辞去官职当老师值不值?男子从市委宣传部辞职,扎根执教30年从未后悔

2022-08-05 10:24:13 今日头条

四年大学时光,我在缓慢成长。梦想不在远方,而是在基层闪闪发光。

本来我梦想的大学是四川外语学院,但当年师范院校首次提前录取,填报志愿时,老师说如果不填师范,就会失去大半录取机会。因此报考了重庆师范学院。

由于内心并不喜欢师范院校,大学四年过得并不开心,总想着改变自己的人生走向。

期间,我曾问过一位老教授:"老师,我怎么总是感觉在大学里没有多少收获与成长?"他只反问了我一句:"难道你思考问题的方式没有一点改变吗?"

几十年后再来思考这句对话,在我长期从事学术研究的背景下,我发现:思维方式的优劣是一个人光明与黑暗、幸福与痛苦、自信与自卑的最大分水岭。

(2020年与夫人在三亚亚龙湾眺望诗和远方)

大学期间,我学会了跳交谊舞,工作后还获过华蓥市总工会组织的交谊舞大赛第二名。这得益于大学女生手把手相教。她叫陈波菁,一位来自宜宾的女生。

彼时的周末舞会是我们的精神狂欢,篝火晚会是小组活动最美好的体验。

大一时我对一个来自川西少数民族地区的女同学产生了爱慕之情,只是并未告白,我也能感受到她对我的好感。

当我咨询辅导员可否谈恋爱时,他说毕业以后要分回本地,将来要天各一方。我燃起的爱情火苗就这样被掐灭了。

如果再给我一次重读大学的机会,我想最重要的是学会一门乐器。

一个八十年代的师范院校本科生,没有得到大学最基本的音乐技能训练,这一直是我心中的一大遗憾,至今我只能作词不能谱曲。

(大学毕业影集,在重庆江北嘉陵厂子弟校实习后之感言)

其实,大学里对我们影响最大的不是老师,而是来自天南海北的同学们。

我们之间经常会有思想情感的激烈交锋与碰撞,这让自己得到了课堂上得不到的思想养分。

图书馆绝对是一个值得去的好地方,那里有人类厚积的精神食粮。有许多不知名的同学陪伴着你在书海里徜徉,一同放飞年轻的思想和梦想。

运动会也很好看,我尤爱看跳高表演,外系的同学可以飞身越过一米八高,那才叫一个帅。比较喜欢学校开展的文艺比赛活动,我们历史系一直都是冠军相。

至今难忘我们一起学唱的苏联歌曲《小路》和《共青团员之歌》,歌曲具有穿透时空的力量,早已惠存于我们心灵的深处,不时暗香徐来,余音绕梁。

再苦涩的青春也只剩下值得回忆的甘甜,再痛心的经历也会在岁月的窖藏中唯美飘香。

(常年坚持冷水浴,深秋之际显风骨)

大学四年练习了怎样扑腾思想的翅膀,尽管它还不够有力和坚强。重庆也就成为自己生命中的第二故乡。

大学时我当过宣传委员,参加过学院的大型演讲,这似乎预示着我未来的人生走向和心理趋向。

有过人生的辉煌,也有过心灵的灾荒。走出生命的沼泽,拥抱岁月的荣光。

按分配原则,我必须回到故乡。1989年,我回到昔日的母校四川省华蓥市溪口中学当老师,一干就是六年。

在这六年中,我连续教了五届毕业生,一直当班主任。

这是教学上最有成就感的五年,我连续五年夺得华蓥市高考历史科平均成绩第一名,单科也长期囊括前几名。1995年,我的学生申春阳获得高考全省历史成绩第一名。

教书第三年,我就代表学校在教育局做高考经验介绍。之后,也常在广安市高三教学研讨会上发言。

(在北师广校与学生蒲香琼、邓婧怡、尹丽亲切交谈)

1994年,我到北京参加教学研讨会,还接待了一位东北老师的慕名拜访。

当时,他在签到簿上看见我的名字,就到我的住处给我送了一袋东北苹果,感叹我这么年轻就发表了不少学术文章,说在他们那里像我这个年龄连上高三的机会都没有。

这六年,我还在专业刊物发表学术论文三十余篇。1995年,我代表华蓥市教育系统入围华蓥市首届拔尖人才名单。

上一页1234下一页
热门推荐

    联系我们|头条新闻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