母亲为儿子代购救命药却被认定贩毒:决定申诉 担心孩子没活路

11月23日,李静姝收到了定罪不起诉决定书

“我要申诉,否则罪名会跟我一辈子”

深一度:涉嫌运输毒品的事情曝光后,对你有什么影响?

李静姝:在我们群体里,有些孩子的药吃不完会转给其他需要的家长,以前觉得这是常规操作,但现在看到这些我都很后怕,很想提醒他们千万不要转,但是我没法说。

深一度:现在最担心的是什么?

李静姝:我最担心买不到药。最近,我已经给宝宝减了药量,剩下的还够吃两周。

我不知道,没有氯巴占的维持孩子可以撑多久。如果5年、10年之后医学有所突破,但孩子已经不在了,我不可能让他复活。

深一度:你有没有想过再要一个孩子?

李静姝:我对二胎不执着,能照顾好龙龙就好。对我的家庭来说,再生第二个孩子真的是赌博。据我了解,像我们这样找不出病因的,有二胎出生的宝宝像老大一样,也是“癫痫宝宝”。

至今,我还记得怀龙龙时的喜悦,看宝宝的四维照片时,就知道他是个大长腿的宝宝,我曾想,有一个这么漂亮、可爱的宝宝愿意来我们家,我们要努力了。

现在龙龙虽然患病,但日子还得往下走。

深一度:你有没有感到很无助的时刻?

李静姝:上周五,我真的产生了自杀的念头。那天我情绪特别低落,看着怀里的龙龙,又想到涉嫌运输毒品的案子,感觉自己有些扛不住了,于是想到了快速结束这一切。

在我能想到的死亡方式中,吃药或许是痛苦最小,给别人带来麻烦最少的方式。我本身血压不稳,听说降压药吃多了血压就会迅速下降。

我已经做好准备,并给孩子爸爸留了一封信放在了朋友那里。当我告诉丈夫有东西让朋友转交时,他察觉到我的不对,在电话那头疯了似的说,“我现在开车回家,你不想因为车速太快我出车祸吧?”,他这一句话,让我觉得瞬间清醒,不想死了。

丈夫说,只要我不伤害自己,没有人能伤害我。

深一度:目前案件进展如何?

李静姝:检方的决定是“定罪不起诉”。11月23日下午4点左右检察院通过视频宣读了不起诉书,宣读完生效。定罪是“走私、贩卖、运输毒品”。

我们当地的检方已经查明那些药品都是流向癫痫患儿的,它就是个药品。我没有任何牟利,只是转了一个包裹,买药也是为了孩子医疗为目的。

虽然“不起诉”的结果还好,但我心情很复杂,有点呆。代购“铁马冰河”被提起公诉了。

深一度:对于检方的处理结果,你有什么打算?

李静姝:这个罪名有可能会跟着我一辈子。

我以为法院可能会判得更清晰,可能不会以“毒品罪”往下走。如果是“非法经营罪”,哪怕起诉了,我都能接受。

我更担心的是,以贩毒定罪,会影响群里其他人购药。这个群体需要的药还有很多是管制药,除了氯巴占,治疗婴儿早期难治性癫痫的药很多都需要从国外代购,将来可能也会被判为毒品;另外病友们也并不太清楚专卖药品也有风险。

所以,我现在打算申诉。

(为保护采访对象隐私,文中李静姝、龙龙为化名)

今日热点

热点排行

小编八卦

小编精选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