母亲为儿子代购救命药却被认定贩毒:决定申诉 担心孩子没活路

当天警察询问了我收药的情况,他们了解到我是本地人、孩子的病又特别重,我交了3000元保证金后被取保出来。后续他们又让我送过几次孩子的病历资料。

回家之后,大家都觉得这件事结束了。

深一度:何时开始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?

李静姝:看到取保单子上写的罪名是涉嫌运输毒品罪,我当时就懵了。因为在我认知中,毒品是一个比杀人放火还要重的罪名。当时浑身发抖,哭得厉害,我很害怕。

深一度:你怎么看待“涉嫌贩毒”这件事儿?

李静姝:以前也不懂这方面知识,出来之后我疯狂地看一些案例和法律文件。

在裁判文书网上,我搜索了一些类似判例,2017年有一个代购管制药的广州人被判了“销售假药”;沈阳一个代购“氯巴占”的人,被判处非法经营罪。类似的情况已经有判例了,我想,不能一到河南就不是同一部刑法了吧。对我自己而言,只要与毒品无关我都能接受。

我很在意罪名,不想把自己给小孩看病跟贩毒联系在一起,另一方面,我怕这个罪名影响到孩子购药。

检方认为这件事儿涉嫌运输毒品罪,走私毒品。但我觉得,这只是用来给孩子治病的药品。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氯巴占没有被引进国内,但还是希望,能有合法的途径去购买药物,否则孩子就没有活路了。

深一度:你怨恨“铁马冰河”让你卷入这件事吗?

李静姝:有人说我们被代购坑惨了,但到现在为止我也不怨“铁马冰河”,他家也有癫痫宝宝。

我相信,他要我地址时,没有想到后续的事情。不是故意把我们卷进这个事里,他肯定比任何一个人都不想。

“铁马冰河”在病友间的评价非常高。第一他价格比较稳定,第二因为他货源稳定。疫情时,几个病友没有药吃,他又没有货,他主动联系病友去匀药,互相帮忙。

我不喜欢网友说他是个“药品贩子”,对于我们来说,他做代购,让我们买到了救命的药。说句实在话,氯巴占这种药的利润绝对不值得他们把自己的自由赌上去。

今日热点

热点排行

小编八卦

小编精选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