母亲为儿子代购救命药却被认定贩毒:决定申诉 担心孩子没活路

我很不喜欢别人说“有的孩子是来讨债的,有的孩子是来报恩的”,孩子带给我的痛苦,没有旁人想的那么重。虽说他不认识我,我们没有任何语言交流,但那种源自血液的、天然的、为人母的快乐远远大于痛苦。

我不期待奇迹,只想着,他来人间一遭,让他感受到我们爱他。

我和丈夫十几岁认识,结婚多年,但见他哭不过两次。孩子确诊时,丈夫拉着孩子的手,脸埋在孩子肩膀上嚎啕大哭。我一边哭一边说对不起,他爸说我这话特别不对,没有谁对不起谁,不是我们故意的。

深一度:在你接触的病友中,其他家长们是什么状态?

李静姝:这个病给家长们带来很大压力,因为无望。在孩子生命的存续期间,每天都要吃药,时不时还要送医院急救。

我无法形容这种感觉,在病友群里有太多因病致贫的家庭,一旦病友群里有孩子走了,妈妈会毫不犹豫地退群,我特别能理解。

我以前没在这个群体的时候,就觉得人要站在一个道德制高点,可以指责别人,现在他们每个人的选择我都特别能理解。

今日热点

热点排行

小编八卦

小编精选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