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儿住在外卖箱里,爸爸的小目标是:在她上学前,让三口人有个家

两年多时间里,每到中午,李霏儿就要参加一场三个人的“交接”——爸爸将电动车停在自家附近的菜市场外,或抱或牵地带她拐进一个肉摊前。妈妈杨合群在这里等着她。

下午的时光,李霏儿要在这里度过。有时跟着音乐蹦蹦跳跳,有时用筷子敲着铁盆,大声吆喝着“卖肉”,有时按按计算器,学着妈妈的样子写写画画。

这样的日子从2019年春天就开始了。

那时春节刚过,正是外卖淡季,钱挣得少。妻子体质较差,备孕时辞掉了工作,李园园成了家里唯一的经济来源。更要命的是,几个月前,三四个月大的女儿突患肺炎,因为缴纳住院费而欠下的借款,必须要还了。

为了缴齐5000块钱,李园园不得不从支付宝借钱。“5000块钱我都交不起。”回家的路上,他一边骑车一边哭,实在控制不住了,就把车停在路边,等着情绪平复。

“考虑半天,我老婆决定也去打工。”李园园和妻子琢磨,两个人上班总比一个人挣得多。如此一来,看护孩子便成了大问题。

女儿住在外卖箱里,爸爸的小目标是:在她上学前,让三口人有个家

▲李园园一家旧照。受访人供图

李园园一家租住在常州一处城中村,杨合群的工作地点是距离租房1公里左右的菜市场。“摊位老板主动和我们说,年轻人不容易,下午不忙的话可以把孩子带过来。”李园园说,上午妻子忙碌,只能由他带着女儿去送外卖,但到了中午外卖高峰期,就可以将女儿托付给妻子。

每日固定的三人“交接”,就从这时开始,一坚持就是近三年。

陌生人的善意

这是夫妻俩能想到的最好的安排,但有时计划会被意外打乱。

2019年夏天,李霏儿旧病复发,再次住院,夫妻俩舍不得休息,只能轮流陪护。“别的小朋友都有两三个大人看着,我们女儿病床前只有一个大人。”

杨合群告诉李园园,打针时,自己一个人没法按住哭叫的孩子:“护士都看不下去了,又找了别的护士来帮忙。”

杨合群偶尔会发发牢骚,觉得没人能帮衬一下,“但也是嘴上说说,自己孩子自己养,我们始终这样认为。”李园园帮妻子解释道。

照顾孩子是李园园最上心的事。每天早上8点多,他会准备好饭菜,为睡梦中的女儿套上外衣和袜子。女儿坐在小板凳上吃早饭,李园园就蹲在她身旁,手指熟练地翻转头绳、绕过发梢,为她扎起两个好看的小辫子。

只要女儿在车上,李园园就会格外谨慎——保持低速匀速,不闯红灯,戴好头盔,总是备着雨衣,不敢把女儿单独留在楼外。送餐时的李园园,经常一手拎着袋子,另一手搂着女儿。

女儿住在外卖箱里,爸爸的小目标是:在她上学前,让三口人有个家

▲送餐时,李霏儿穿着父母特意改小的、和爸爸同款的“工服”。受访人供图

其实,顾客们很少能见到那个被他护在怀里的孩子。大多数时候,他们只开一道门缝,李园园弯着手腕将袋子递进去。他也会刻意躲开别人的视线:“人家一看到带着孩子就要多聊两句,而我想赶时间。”

偶尔有人会发现李园园的“秘密”。2019年秋天,一位四五十岁的大姐开门取餐时看见了父女俩。“我们简单聊了几句,她说‘小伙子你等一下,我给你女儿拿吃的’。那时我手上还有别的单子,就赶紧走了。”当天下午,李园园接到外卖站长的电话,告诉他一位顾客在找他。

“是上午那位大姐,她让我过去,说有东西要给我女儿。”李园园推辞不过,只好到了约定的路口。那一次,他收下了陌生人的善意——有水果,还有一些孩子穿小了的旧衣服。

不仅如此,不少喜欢李霏儿的人也时不时找上门,送去玩具、零食、图画本或是新衣服。李园园对此心怀感激,但更多的是不安:“如果是家里孩子穿小的衣服给我们,我们也很乐意,但真不希望人家破费买新衣服。”

“希望有个属于自己的家”

在意外走进公众视野之前,李园园从没想过一家人会成为万千网友的关注焦点。

事实上,在女儿出生后,他就曾满怀喜悦地将记录生活的视频发布在快手,只是当时没什么粉丝。发了十几条后,他便停更,专心送外卖。

2020年3月,李园园发现视频被人搬运到了抖音,还被说成“五个月大的孩子被妈妈狠心抛弃”。

“我赶紧注册了一个抖音,希望澄清这件事。”当时,李园园联系了那些发布视频的账号,私信他们更正或删除,与此同时,自己也发了些视频澄清。然而,在不断澄清的过程中,他却意外收获了大批粉丝。

女儿住在外卖箱里,爸爸的小目标是:在她上学前,让三口人有个家

接下来的日子里,因为女儿给爸爸送西瓜、爸爸给女儿准备节日礼物等视频,李园园一家人被不断推上热搜,粉丝队伍不断壮大。

今日热点

热点排行

小编八卦

小编精选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