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 >   人文频道  >  正文

每日快讯

小编八卦

今日热门

亲,暂时无法评论!

太子丹派荆轲刺杀秦王,若成功能拯救燕国吗?

在三十多年前的长平,秦赵两军血战三年有余,最终秦国人取得胜利,这也成为战国时代的转折点。赵国四十万热血男儿丧身于秦国大军,可谓有不共戴天之仇,可是秦国摧毁性的军事作战能力也彻底摧毁了韩魏两国的意志,数年而后韩魏两国皆沦为秦国附庸。当长平之战而后数年之间,一个在赵国成长起来的秦国王子回到了秦国,成为了秦国人的国君,他便是秦王嬴政。这个秦国王子在赵国的生存环境相当险恶,赵国人因为长平之战对秦国人充满血恨,于是对于作为秦国公子的嬴政很少有好脸色。陪伴在嬴政身边的还有个燕国的王子,即太子丹,当时的太子丹也在赵国为人质。赵国鉴于国力受损严重,就必须要依靠燕国的力量以抵抗秦国,因此太子丹受到燕国人的礼遇,这可能就成为嬴政与太子丹的矛盾所在。

《史记》载:“二十三年,太子丹质於秦,亡归燕。”等到嬴政即位成秦国君主,拉开纵横六国的序幕之时,太子丹的人质命运似乎没有终结,当年在燕国为人质,这时又到了秦国。但今时不同往日,当年的落魄王子嬴政已经成为了秦王,而太子丹还是那个太子丹,在国内无权无力,即便礼贤下士,可那也只是江湖上的名声,朝野之中的人们只是把太子丹当成外交工具而已。太子丹在秦国的待遇显然不好,甚至也可以说是相当险恶,对于秦国人而言,东方六国亡与不亡只是时间问题,所以太子丹对于他们而言根本不重要,史书中才有了“亡归燕”,显然是几经磨难才逃离了秦国。这是嬴政对当年同伴的嫉妒之情的报复,当年谁也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变化,那时候充斥在两人心中的,只有对国土的怀念及对生存的艰难在心中并存。

数年之间,战国的外交关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,当年的西部边陲小国秦国已经转变了角色,东方六国的国土频繁被秦国人攻破,六国合纵策略土崩瓦解,相互之间更多为的是求取生存之策,“大国吞小国,春秋无义战”正在加剧,而燕国被认为是战国七雄中最为弱小的诸侯国。从秦国逃回燕国的太子丹对于秦国的力量心有余悸,从当年的秦国被阻隔在函谷关外,到这时候的百余座城池归于秦国之将于,秦国人摧城拔寨的速度可谓是迅猛,超越了春秋战国以来所有的攻城灭国战争。尽管燕国是距离秦国最远的诸侯国,可是唱衰与悲伤的声音时有发生,众多当年的强国纷纷闭关锁国,从韩国的唯秦国马首是瞻,到魏国的无力抵抗,到楚国的国都迁徙,秦国的大军已然逼近到燕国外围。

新闻聚焦
猜你喜欢
热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