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 >   社会频道  >  正文

每日快讯

小编八卦

今日热门

亲,暂时无法评论!

散文芳草 | 煤矿工人

煤矿工人

作者:姜风雷

恕我直言,在各行各业中,若论辛苦和危险,煤矿必定位列其首。所以大多数人不太喜欢这个行业,也不太喜欢这个行业的人。的确,这个行业的工作危险、辛苦、环境恶劣、不好找对象、容易患职业病、工作枯燥、被别人瞧不起……似乎有数不完的缺点。很少有人愿意到煤矿工作,甚至不愿提及这个行业,他们吃不了这个苦,承受不住这样的危险。这倒不怪他们没有这么强大的内心,很多刚到煤矿工作的工人也无法适应。

然而对于长期在煤矿工作的工人来讲,所有的艰苦都已经算不得艰苦,他们已经习以为常。井下的环境很差:潮湿,很多地方还有积水;工作面的煤尘特别重,就算是不去干活,到井底走一趟,回来同样是灰头土脸;就算是地面,如若没有搞好绿化,也同样是煤尘飞扬。

上班的时候也相当麻烦,下井前必须带好矿灯、自救器。虽然不是很重,但要从上班到下班,背着走一天,会很累。从井口到井下工作面,经常要走好几公里路。到达工作面了还不能立即工作,得由瓦斯工首先监测各处的通风情况,超标的地方严禁有人。等待瓦斯工检测完以后才能开始忙碌的一天。

煤矿工人有充足的精力干完一天的活,他们遇见煤就充满了活力。煤就是他们内心的依凭,是他们自身的价值空间,他们用这些锻造着自己的故事。他们有理由为自己的工作和付出感到骄傲。在井下煤海里,煤矿工人找到了自己努力付出的价值。在黑色的煤海中,卑微也变得伟大;在黑色的煤海中,伟大也变得卑微。

井下干完活,到下班后升井,上来满身都是煤泥。工友们认不出对方的脸,只能根据脸型轮廓和声音互相辨识。放下矿灯和自救器就钻进澡堂,放开热水呼呼啦啦地冲一个热水澡,才畅快。只是那脸上的黑灰,怎么洗,都觉得洗不净。刚来煤矿工作的不适应,后来就习惯了,这些留在身体的黑色,渐渐融进了他们的心灵和生命。或许因为这样,煤矿工人被送了一个特殊的称谓——煤黑子,然而煤矿工人也不生气,大大方方地接受了,还经常以此自嘲,言语中透露出十足的自信。

新闻聚焦
猜你喜欢
热门推荐